眼眉调丶

叶修x你 段子






(一)
第一次出去约会,我和叶修去吃巨大份的绵绵冰。

我一直在说话,他一直在吃。

突然我嘴里冰冰的,发现是他喂了一勺绵绵冰给我吃。

还说:“快吃啦,你话怎么这么多?吃完再说嘛。”




(二)

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他失恋了,在市政广场的某张石椅上一个人坐着,也没人陪他。

找到我了,本来我也不想过去,刚好那天不舒服。

但他说:“我就想找个人说说话,让他抱抱我。”

一下子就心软了,马上就过去了。

听他说了失恋的事,不过也没有抱他。





(三)

有一次和他去看电影,我背的是双肩包。

让他帮我拿一会儿。

结果他趁我转身的时候,把包挂到了我的脖子上。

现在换男朋友还来得及吗?




(四)

他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是一支发簪。

是我要求他亲手做的。

他做的很好看,我看到他的手也有小小的伤。

那一刻就觉得没办法离开他了。




(五)

第一次同床共枕,我们两个都很紧张。

盖着棉被纯聊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但也没有睡熟。

半夜的时候就觉得他偷偷地亲了一下我的脸。

还悄悄地说了句:“好爱你啊。”

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叶修×你)(一发完)

有借梗,《拆弹专家》中章在山(刘德华饰)与调酒师对话时,说自己喜欢有书卷味的女生。
女主后期极端人格。






    你与叶修已认识三年,从你到h市来读大学误入兴欣网吧至今。而你也喜欢了他三年,求而不得。

    “老叶,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妹子啊?”你坐在叶修旁边看着他打荣耀,心想,老叶的手怎么能这么好看,想日。“什么样的啊?有书卷味儿的吧,不过有书卷味儿的也看不上我这样的啊。”

    你僵了一下,你的穿着打扮和“书卷味儿”一点也沾不上边,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的背上有一个大大的荣耀的游戏logo,锁骨处还有一个较小的游戏logo,并且你钟爱给自己的头发换各种发色。

    其实一年前时你不是这样的,一年前的你就是叶修口中那种看上去就有“书卷味儿”的女生,而促使你变成如今这样的原因,是因为一年前你问了叶修相同的问题,而叶修的回答是:“看上去不良少女那种挺带感啊。”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根本就没打算认真回答你。

    你更喜欢现在自己的这番模样,不打算改了。也许放弃一个人真的不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在某一个瞬间,想放弃就放弃了。渐渐地,你开始减少去兴欣的次数了,为了叶修你所放弃的东西太多了,你需要重新拾回来,这个时候你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忙,忙到没有时间去想叶修了。

    叶修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只不过是少了个人看他打荣耀而已。几个月后他才觉得非常不习惯,他没了很多东西。

    你知道他一包烟大概能抽多久,你总会在烟差不多抽完的时候把烟放在他桌子旁边;你知道他胃不好,所以会定时买胃药给他;你知道他忙起来会忘记吃饭,所以会在饭点提醒他吃饭,若他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你就会默默陪着他,饭菜一冷就帮他拿去热,所以他就算没有在饭点吃饭,吃到的饭菜也都是热乎乎的。

    叶修闭上眼回忆,真的太多了,都没了。

    你们从来都没有过这么默契的时候,默契到谁都不去找谁。

    某天你和别人在没有栅栏的环山公路赛车前,你突然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你打给唐柔,让唐柔把电话给叶修,问他:“老叶,你是知道我喜欢你的吧?”“嗯。”听到肯定的回答,你轻笑出声,说:“老叶,我在xx环山路这边,准备跟人赛车。我打算这样,这次拿命玩儿,我要是还有命回去,我这辈子都不放过你,要是没命回去,也不能让你忘掉我。反正我没有家人了,除了你我也没什么好记挂的了。”叶修捏紧了手机,仿佛要把它捏碎了一样,他这一刻才知道,他是喜欢你的。“你别冲动,你回来,我追你,换我追你,乖好不好?”你听到了他的表白,顿时眼泪就出来了,但你的性子就是固执,你还是和他说:“开车去了,等我回来吧。没死咱俩就在一起。”叶修放下手机,捂住脸,哭了。

    后来怎么样了?













    所幸,你没有死。

余生请多指教(叶修×你)(一发完结)

想不出老叶拍拖的样子
大概幼稚迟钝又任性
表面不上心心里上心
谈恋爱就是要表现出来嘛
第一人称,“我”比老叶大三岁,私设结婚后在H市生活,因为老叶退役后仍在兴欣工作。
以下正文















我和叶修在我单方面迷恋他的情况下,结婚了。


(一)

叶修他很喜欢吃街角王奶奶家的豆浆和油条,我知道以后就去找王奶奶,求了她老人家很久,她才愿意教我,幸好我出师了,没有辜负了我的心意,也没有白费了她老人家的好意。

“叶修,起床啦,吃了早饭再睡吧。”我推了一下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团的叶修,他被我吵醒了,慢悠悠地坐起来,一副刚睡醒的懵懂茫然的样子,揉了揉惺忪睡眼,说:“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去街角王奶奶那里帮我买份豆浆和油条?”我说:“我从王奶奶那里学了怎么做,你起来尝尝吧。”叶修听完,愣了几秒,才缓缓说了句,“……哦,谢谢。”

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都很少说话,其实平时也很少说话,所以房子里一般都很安静。没一会儿,他吃完,温柔地对我笑了笑,说:“很好吃,费心了。我们两个刚刚结婚,还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我会尽我所能地对你好,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但你是我的妻子,有你我就不会喜欢别人,你可以放心。”我听到这番话,心里觉得委屈,委屈自己单方面的迷恋,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好淡淡的应了声,“嗯,不担心。”又怕他觉得我太过于冷淡,补了一句,“我们是父母之命,你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然后,又是漫长的沉默。


(二)
情事上,我们似乎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传宗接代才去进行的,却又格外的契合。叶修清楚我的敏感点,又温柔得过分,让我觉得很享受。但事后我从不会麻烦他帮我洗澡,连这档事都是别有目的,不是因为双方心意相通才进行的,那么就不要太多牵连,还是要由自己来善后。我有时候洗完澡出来,他已经睡了,睡颜很温柔,让我着迷。退役之后他气色好了很多,所以看起来也年轻了很多,我本来就比他大了三岁,幸好天生一张娃娃脸,才不会让外人把闲话说得太难听。我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他的眼、他的脸颊、他的唇,又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句我爱你,便与他一起入睡了。


(三)
叶修热爱荣耀,退役后仍在战队工作,我和他都很忙,我又是一个很独立的人,所以很少请他帮忙。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我的车到半路出了问题,这条路上一直都很少出租车。我先是打电话给拖车和修车公司,然后发了个短信给叶修,告诉他我还要在公司加班到很晚,如果他到家了就洗澡睡觉吧,不用等我了。我下意识不想把实情告诉叶修,觉得可以自己解决的事情就不用找他了。过了四十分钟,公司的人来了,他们都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一个多小时就能修好。我看了看表,准备十一点了,两点前应该能回到家,以往也试过在公司加班到这么晚,所以应该不会让人起疑。突然,手机响了,是叶修打来的,我接起了电话,“喂?叶修,怎么了吗?”“在你公司,没看到你,你到底在哪?”他似乎有些着急又有些生气。我见瞒不住了,只能从实招来,“我在xx大道,车半路坏了,正在修。”他突然大声地问我:“你就不会让我来接你吗?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危险你知道吗?”听到他的话,我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可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说了一句你现在过来吧,我等你。

在叶修的车上,我们两个都很沉默,车内气氛有些沉重,我们两个都没有问对方自己想要问的问题,比如我就想要问他,为什么你情绪如此失控?却又无法说出口。终于,是叶修打破了这次的沉默。“你有没有事?”我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找我?”我咬了咬唇,决定说出真正的原因。“首先,我自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其次,你不喜欢我所以我不是很想麻烦你。”“可我是你的丈夫!我说过我会尽力对你好!”他很生气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很好笑,笑出了声,“呵,叶修。你这样的人,大概都不在乎谁做你的妻子吧?”

叶修没有回答我的话。


(四)(这段借了春娇救志明中的情节)

我们的周年纪念,家里的长辈比我们还上心。替我们订好了机票酒店,还给我们制定了旅游计划,把我们赶到了台湾进行周年旅行。叶修知道后,无奈的笑了笑,“哎,挺好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旅行过,就当体验一把。”

到了酒店,我刚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家具在剧烈的颤动,大地也在颤动,糟了!地震了!我腿突然就软了,蹲在了卫生间门口,身子想动却动不了,我很害怕。叶修冲过来,拼命想把我拉到对面不远处的桌子底下,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动。“乖,快过去,这里很危险,我在这里,你要相信我。”可是我还是动不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拼命的摇头,喉咙也发不出声音,我害怕到没有办法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叶修放开了我,跑到了对面的桌子底下,对我说,“乖,你快过来,我的手让你牵。”我听不进去,我满脑子都是叶修离开了我的身边,我看着对面的那个人,突然感到很陌生,也突然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幸好,地震停了。我整个人都感到疲惫,但继续有条不紊地收拾着我的行李,叶修抽着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我。我收拾完拖着行李箱要出门的时候,叶修拽住了我的手腕,问:“你闹够了没有?你连夜就要回去是吗?”我甩开了叶修的手,反问他,“当时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是应该好好陪我吗?不是应该同生共死吗?我是真的很害怕你明白吗叶修?我累了,我们离婚吧。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五)(这段也借了春娇救志明的情节)

我到了H市的家,长辈们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在台湾发生的事,不然早该打电话来了。我从抽屉里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和医院的那张检查单,我的宝宝两个月了,还没来得及告诉叶修,他要当爸爸了。很久以前,忘了在哪看到过,说的是如果在最危险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对的人,所以我决定试试。

我放了一个浴缸的水,躺下去,没几秒自己上来了,根本坚持不了。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我找了个收纳袋,把它套在头上,用手死死地抓住袋口。这次成功了,我尝到了临死的味道。想要起来,发现好像玩脱了,没办法起来了。突然,有个人把我扯起来了,手忙脚乱的把收纳袋拿了下来,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是苏沐橙。她抱住我边哭边说:“嫂子你干嘛啊?你干嘛要做傻事啊?有事好好和叶修说好不好啊?”我抹掉了她脸上的泪,问她:“沐沐哪里来的钥匙呀?”“叶修说,嫂子喜欢把备用钥匙放在地毯下,他让我来看看你。”“这样呀,那谢谢沐沐了。”

她帮我洗了澡之后,把我塞回了床上,守在我的床边。我因为工作原因,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心中太多东西需要说出来,所以我就对着苏沐橙用粤语说了出来。

“我同你讲,我好lucky 阿修啊。我有咗BB啊,一个月啦,距要做Daddy 啦。”(我和你说,我好喜欢叶修啊,我有宝宝啦,一个月啦,他要当爸爸啦。)
“但系我D准备离婚了啵,我唔想同距一齐过啦,我要自己养BB。我会话比BB听,距Daddy好sei利噶,又识打游戏,长得又靓仔,又识稳钱,乜都好。”(但是我们准备离婚了,我不想和他一起过了,我要自己养宝宝。我会告诉宝宝,他的爸爸好厉害的,又会打游戏,长得又帅,又会赚钱,什么都好。)
“刚刚我准备死了,某捻有到距,我D本身就系一个错误,宜家我放过距,我又放过我自己啦。”(刚刚我要死的时候,没有想到他,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现在我放过他,我也放过我自己了。)


(六)

我走了,回到了自己的家,就是那个自己在杭州租的房子,一直都租着。

我没日没夜的在睡觉,每一个梦里都有叶修。

一切都会好的。

“叮咚——”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了有人按门铃的声音。我透过猫眼看到门外的人是叶修,就开了门。“你来干什么?体谅孕妇,自便。”叶修抱住我,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说:“我来接你回家。”“你这个样子,会让我误会你喜欢我,很不巧,我现在不是很想喜欢你了。”我感觉颈边似乎被东西打湿了,便反手摸了一下叶修的脸,他竟然哭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明白自己是喜欢你的,我想因为喜欢你去对你好,更想因为你是我爱的妻子而对你好。”我笑了笑,说:“我不接受。”“那我追你,我等你接受。”

其实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已溃不成军。


(七)

叶修对我很好。给我做营养餐,喂我吃饭,每天都牵着我带我出去晒太阳,帮我洗澡顺便揩油,还帮我吹干头发,吹干后还用橡皮筋轻轻地把我的头发扎起来,防止我第二天炸毛。我真的已经感受到他喜欢我了,可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为什么当时要离开我?

一天晚上,他轻轻的抱着我给我讲睡前故事哄我入睡。大概是怕压到我的肚子,所以手也是虚放着没有碰到我的肚子。我问他:“当时为什么?”他把我的脸转了过来,从额头一路稳到嘴唇,才开口说:“我怕我们两个人都死,当时是最理性的决定。我看到你那么害怕,我想回去陪着你,但是我被桌子卡住了。这都不是理由,就是我的错。我和你解释是因为我怕你以为我会抛弃你不理你。其实我们以前每次过后我都想帮你洗澡,我也知道你洗完澡出来会偷亲我,还会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我爱你。我那时候不敢回应你,是因为我以为我不喜欢你,我只是单纯的把你当成我的妻子,可是我听到你为我自杀的时候,我很害怕,又很后悔,为什么我不能早点明白,早点对你好。离婚协议书我一直都没签,你这一生都只能是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过你了。”我也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没有想过要为你自杀,只是做了个实验,不管合不合适,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那么,余生请多指教了。




失恋了,他不爱我了

Paparazzi 完结了,追了几个月,甜虐甜虐的,柳暗花明,真好。

丨御膳房丨:

手卷贴纸打样进度,图from美丽善良的代理姐姐

基本就是如图这样的包装~因为制作周期问题所以成品要到四月初才会有,但是有很多买家提出想和之前其他商品合单节省邮费,所以本周末会开手卷贴纸的通贩,大约每款100个,现货会在四月初开始寄出(会避开节假日),还有部分会放在CP20场贩

详情会在正式宣图中描述,感谢大家!

关于我喜欢的他(叶修&蓝河)

也没有很喜欢你
就是想在你还睡着 而我醒来的时候
数一数你的睫毛和额前的碎发

你一定知道我有多爱你

关于我喜欢的他(蓝河视角)






我叫许博远
我有个家属
他叫叶修
我爱叫他阿修
从喜欢他到成为恋人最后成为相濡以沫的家人
已经十年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是细水长流
从牵牵小手都害羞,到最后做爱做的事情,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唯一波折的
就是我和阿修一起向家里出柜的时候
我的父母思想一直很开放
所以他们都觉得
只要我喜欢,只要我能承受,只要我能坚持到最后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可是阿修
他的爸爸拿鞭子抽得他皮开肉绽
好长的一段时间他都要趴着睡,还睡得不安稳
那段时间想抱抱他都怕触到他的伤口
尽管再艰辛
我也没想过要放弃这段感情
如果放弃
阿修那么硬颈
背了一身伤
就太冤枉了
不管过程如何困难
结局终会是好的
现在他就睡在我的旁边
现在我的一生睡在我的旁边


致阿修

关于我最喜欢的他(叶修视角)






我叫叶修
我有个家属
他叫许博远
我爱叫他蓝河
从喜欢他到成为恋人最后成为相濡以沫的家人
已经十年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是细水长流
从牵牵小手都害羞,到最后做爱做的事情,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唯一的波折
就是哥和他一起向家里出柜那会儿
我家老爷子,风风火火就是一顿鞭子赏给我的
骂我净不学好,年少时不务正业,而立之年又带着别人家孩子走歪路
哎?你问我再后来发生了什么?
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就记得我和老爷子刚开始那会儿谁都不让步
后来还不是同意了嘛
不然怎么会有今天的我们呢?
不,不同意我们也不会分开的
人的一生,总是有点亏欠的嘛
我就欠家里的,还不清了
哎,不说那么多了
年纪大了那么矫情干嘛
我们之间
爱情和亲情交织在一起
就够了


致蓝河